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8th Feb 2012 | 一般 | (6 Reads)
看了很久論壇,覺得很是奇怪,因為貌似並沒有白羊和水瓶的故事,想想也無奈,也許是一切就是注定,因為緣份,難以釋懷。   第一次見到水瓶是小學二年級,還記得是個陰沉的數學課,水瓶把老師叫身邊,留著眼淚,因為鉛筆劃破了掌心,看著她流淚的樣子,真是好笑,不過就是這樣開始。   也許就是因為那個場景,我就一直注意水瓶女,帶著那份幼稚的情感,說來也是無奈,小學畢業後,我們上了同一所初中,還記得那是放學總能看到水瓶女的微笑,那麼的甜,可惜真是青春期心裡的變化,總是躲著那份微笑,知道有一天,消失在這校園裡。   幼時的朋友告訴我他在追一個女孩子,和我一樣的白羊,沒想到會是她,我在這一刻才明白那種感覺叫失去,失去的喜歡,那一年我14歲。我幫著我的朋友去追我喜歡的女孩子,也許是種諷刺,也是種無奈。   轉眼高中,也有段日子沒有沒有去想,忙著學業,只是記得是高二晚自習放學回家,碰巧天空一顆流星劃過,我是傻傻的說了句,流星啊流星,讓我在看看我的她吧,看看她過的可好。無巧不成說,第二天,連衣裙的水瓶,又回到我的生活中,可惜那時候好內向,什麼也不懂,只是寫些幼稚的詩詞給她。水瓶是個優秀的女孩,身邊不乏男孩子圍繞,而我永遠只是在20米的地方傻乎乎的看著。也是會在聖誕節寫封賀卡,自己送去或托人送去。   大學畢業回到家鄉,一份穩定的收入還行的工作,朋友告訴我她的工作地點,我卻刻意的去躲著她,有些事情確實是在怎麼努力也不能改變的,而且我知道她開心,順利也就心滿意足。   所以說無奈的事情就是在無奈的時刻開始,永遠躲不掉的是無法面對的邂逅,因為工作原因我必須去他的工作地點,就是出發前我也不知道會去那裡,就這樣見面了。她還是那甜甜的微笑,這麼多年還是沒有變,人變的沉靜,有點成熟女人的味道,我還是那個傻傻的樣子,大學裡已經改變很多,也會去哄女孩子開心,也是不知道見了她我什麼也說不出來,也許只是想用14歲的心境去面對她吧。   就這樣我們開始聯繫,因為工作原因也不能常常見面,知道她暫時單身,我深怕錯過,就表白了,她同意了,我很開心。   其實故事本該有個好的結局,也許這麼多年,我真的覺得老天應該給我個答覆,她說來日方長,我信了,幸福。13號的情人節前,匆匆從外面趕回來,定了花和禮物,在她工作地點等她下班,第二天她要出差,晚上還要和同事去吃飯,我本想約她,不過怕她不自在,她也問要不要和他同事一起,我想她們女生一起會很自由,沒有跟著去,那一夜雖然一個人吃的飯,很幸福。   自從出差回來,她就不再離我,生活充滿的戲劇性,戲劇的讓我來不及明白,她就讓我離開她的生活,讓我不要在等她,也許我真的做錯了,相信來日方長而懈怠,不過她就這樣走了。   之後一隻想挽回,她總是沒有回應,上個星期生日,給她發短信注意天氣變化,她說 別煩我 ,好感動,這麼就她終於回復我了,一個月的時間了,一個人在辦公室淚流滿面的樣子真是……   把那條短信保存,也保存住我的記憶,也許真的是因為14年前的眼淚,不小心讓她留在了我的心裡。   水瓶女冷漠有幾分孤傲,卻也懂得點點熱情和溫柔,只是可惜我並不是她用一秒鐘愛上卻用一生忘記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