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0th Feb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2007年初,相遇在雪花飛舞的季節,網絡中。   兩個金牛座的人,近似相同的個性,可是10歲的年齡差距讓他們心煩意亂。   那一年她23歲,他33歲。   風輕,雲淡。爛漫如花的相遇   她是個早熟的孩子,10幾歲的時候就已經在想成年以後的問題,並希望自己每一天都在成長,終於她長大了,帶著牛座天生的靈性,追求著自己的自由與浪漫,獨立且精彩的生活著。   他是個歷經滄桑後的男人,同樣是金牛座,安穩、保守是他對生活工作的態度。走著一條不平凡的道路,追求著自己的夢想,從一段不成功的感情中脫離後,更加的成熟。   金牛女與金牛男的相識   他說她的性格壞的不得了,那麼驕傲,不可一世。可他的性格同樣亦如此,孤傲且放蕩不羈。可是真誠與激情在平靜的心湖上,濺起點點漣漪,一個陌生的過客,變成知心的戀人。她一直認為過於自負的自己不會戀上一個老男人,可他卻成了自己上網的習慣和目的。而他也不知她用了什麼方法,就佔據了心房。在他心底最柔軟的地方駐紮。一切的一切就那麼順其自然的發生了,他們背棄了道德,勇敢的面對著別人的非議。   不止一次談起網戀的話題,她訴說著憂慮,他聽著心碎。他用心的讀著她的文字,從不評論,但懂著她的情感,觸摸到她的真心。看著她的照片,他的心裡莫名的疼惜,白暫的皮膚,憂鬱的眼睛,無比哀怨的看著他。每天夜裡,只有和他在電話上聊一會,才能入睡。雖然反反覆的問著,你吃飯了嗎,天冷嗎。。。。一字一句卻又那麼甜蜜。而她想盡一切方法靠近他,每天除了呼吸,或許就是想他了。   他說:做我小老婆吧。她笑:無所謂啊。   她終放棄了所在城市的一切,跑到那個城市去找他。終於見到讓她日思夜想的男人,在去找他的路上她一直傻笑著,想像著要以怎樣的方式表達對他的想念。想像不顧一切的去抱著他。見面後卻羞紅了臉,低著頭不敢說話,他和視頻中所看到的一樣,挺拔俊朗。他輕輕的將她擁入懷中。搬進了他的房子,像一個小婦人一樣圍繞在他身旁,她為他洗衣,他給她做飯,一起收拾房間,一起看電視劇。他說:做我的小老婆吧,她笑著說:無所謂啊。房子雖然不大,但是足可以裝得下他們的幸福。   一天一天的過著,當初的熱情褪去,只有平淡時,才知道生活在一起的兩個人性格互補才會好,相像的兩個人在一起很容易發生矛盾,後來他們才意識到他們不僅生活習慣差不多,而且性格都差不多。經常因為一時的矛盾和衝動吵架。金牛座的男從是要面子的大男人,即使在愛的女人面前也不會妥協。而同樣金牛座的她認為自己同他生活,已經放棄了很多,理當的受到他的照顧和愛惜。   一直耿耿如懷的事很多,一點點的在她心中累積著。比如他從來沒有說過:「我愛你」。沒有和他照過一張合影,也沒有浪漫的驚喜。金牛座的男人,錢從來都是花到刀刃上的。可是她穿的永遠都是最好看最時尚的衣服,用著高檔的化妝品,只要是她需要的,他都會給他買。她心裡要想或許這就是生活,人和人總是有差距的。她心裡所承受的東西越來越多,情緒變得起伏不變,時常和他吵完架後,自己一個人躲起哭,而他卻看到她容顏的憔悴,看不到他日益消瘦的面龐,每天回家後就是電腦前敲擊鍵盤。   她會無意的拿他和前男友比。前男友與她是高中同學,那男孩曾經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,很有魅力的一個男生,很多女生暗戀的對象,男生對她很好,總是為她寫詩,寫情書,她不知道那是不是愛,但很甜蜜。開始了一段早戀,後來被雙方家裡知道了,男生轉學到了另一所學校,為了忘記男生,她拚命的學習,下狠勁學習,最終和男生一起進了同一所大學。考入後,才發現男孩身邊又多了一個女孩。   不會為她寫肉麻的情詩,甜言蜜語的話更是少之又少。生活平淡的不能再平淡。也許,還不懂什麼是愛情。畢竟在她眼裡,那是個好奇的字眼。她也知道太美麗的事物總是消失的很快,她認為這就是生活,生活就該是平淡的,更傻傻地認為那是永恆。她一次又一次的反省自己是否錯了,然後一次次一的寬容他。因為她真心的愛著他,想陪著他一起到老。想過他們10歲的距離會造成以後什麼樣的局面。但她認定了,就不後悔的努力著。   怎可,如此傷害我。   她問他:怎可,如此傷害我?他不做答。他們認識的第一個情人節前五天,細心的她不經意見看見了他與另一個女人的聊天記錄。自己最盼望的甜言蜜語,在她眼前出現,卻不是對她說的,而是對網上另一個女人說的。那個女人還叫她老公。委屈的淚水就那麼不爭氣的奪眶而出。   他告訴她那女人是她的網友,那個女人一直很喜歡他,雖然沒有見過面,也把她當做是一個依靠。他曾試圖與女人斷了聯繫,可是那女人幾次三番的鬧著自殺。還說自殺得了絕症。反正他從來沒準備和那個女人見面,也不想與他結婚,無非就是在網上聊上幾句而已。   事實上,那女人似乎更大膽了,不分時間段的打來電話。她就那麼安靜的聽著他與那個女人通話,有時幾分鐘,有時半個小時。不在他身邊的時候,時間可能更長,她心裡是這麼想的。終於在一次他和那女人通話後,她的憤怒因為一點小事爆發了,她打包好了東西,準備離開。   他以為她是在逼自己斷了和那個女人的關係。可是如果那個女人真的自殺了怎麼辦?他和她一輩子都會心裡內疚的。何況那女人也說自己得了絕症,還說時間不會太長了。他勸她,她正歇斯底里。他也生氣,終於動了手,她帶著一身的傷痛,回到了自己的城市,   2007年就那麼快的過去了,他想她,無數個夜裡夢見的都是她,幾次醒來後滿臉的淚水。他還記得她白淨不施脂粉的臉,那麼純淨,哀傷。忽然記不起自己有多久沒有聽到他的電話了。不知道他過的好不好。一次酒醉之後,他拔打了那個曾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號碼,事隔她的離開,已經有半年了。電話那邊聲音還是低沉,然後綴泣著。而電話這邊的他,早已經是滿臉淚水。   2008年3月。知道自己一直都無法將她忘懷,她永遠是心底最柔軟的疼痛。這次是他跑到她的城市去看找她,曾經白淨的臉龐越發的蒼白,本瘦弱的她,更加的弱不禁風。他抱著她,緊緊的抱著,她的骨頭在咯咯作響。她恨他,恨他為什麼這麼晚才來,自從離開他後,每天夜晚只能躲在無人的角落裡偷偷的哭泣。如果他勸她回去,她就跟著他回去,她心裡這樣想著,就等著他的話。   可是,那個女人的電話又打來了。他躲到遠遠的地方去接。她的心似乎一下就死掉了。轉身。離開。大步大步的走著。他的電話號一遍一遍在她的手機上顯示,她模糊的雙眼已經看不到號碼。他打了七十多通電話,終於把手機打沒電了。他才發現,對她一點也不熟悉。不知道她的地址,不知道她的家庭電話,更不知道她的工作地點,只是一廂情願的接受,曾經她給他買衣服,買他喜歡吃的水果,為他做喜歡吃的菜。連他父母的生日,都需要她的提醒。可他對她卻一無所知。   相忘於江湖   似水流年,韶華流轉,曾經美好的記憶被時間沖淡而消逝,唯有曾經的感覺一直殘存。   經歷過平平仄仄,迂迂徊徊的情路後,那個名字變得那麼陌生而又熟悉,想起便是一陣揪心的疼。   正如她喜歡跳的華爾茲,前進,橫移,並腳,華麗的舞步讓人陶醉。   可是一曲下來,穿著高跟鞋的腳會疼的鑽心。愛情也是如此。   曾經,她希望自己可以成為一個女強者,一個可以面對所有困難的強人,   光怪陸離的世界中不管遇到什麼事物,都可以瀟灑面對,更可能瀟灑的轉身離開 。   她在努力著。   不知道什時候,他開始欣賞自己吐的煙霧,繚繞中會幻現出她的臉,散開的煙霧帶著他的頹廢在漫延。   原來一路走來,自己如此的卑劣。竟然不曾回頭看看她憔悴的臉。   寂寞總是與悲傷在廉價的交換著,茫然著。一次次迷失,失去的是什麼?   他害怕有一天那個純淨的臉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,守著殘存的記憶行屍走肉的過活。   自己也說不清楚了,漫漫人生路,丟了她,無顏再面對她。   頂著一個清醒的大腦,可是心早已經破碎不堪,何去何從。   他盡然不知。   2009年5月。   分開一年多了。   他仰望,窗外細雨紛飛。   她仰望,窗外落紅點點。   倆倆相忘。